烘焙招聘網企業職位招聘展示

遇到職場性騷擾,女性應該如何保護自己?

  在各個網絡平臺,甚至是自己身邊,職場性騷擾的事件層出不窮。

  特別是女性,更容易遭遇到這種事情。

  職場上的性騷擾最常見的就是言語上的挑逗,不論是暗示還是明示。還有的是給女性發色情圖片、文字,聊天的時候,有女性在場也說葷段子。

  再過分一點就是對女性進行肢體上的接觸,包括拍肩、摸手、摟腰等行為。

  在韓劇《今生是第一次》里,女主的閨蜜禹秀智是個女強人,為了自己的夢想,在大部分都是男性的職場打拼。

  在充滿競爭的職場上,她不僅為了工作而屈服,還要應付男同事的假裝不在意的性騷擾。

  一群男同事在一起,不是討論她是否穿內衣,就是假裝不經意的拍肩等動作,這讓禹秀智很苦惱,但是為了夢想,她選擇了忍。

  不過最后禹秀智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在最后出現在公司,給這位經常對她性騷擾的男同事,來了個回旋踢,場面就很帥。

  還有就是領導會要求女性去應酬陪酒,在酒席間不斷地勸酒,開玩笑式的說一些葷段子,特別是在男領導多,女下屬少的情況下。

  所以在遇到這些情況下,一定要學會拒絕,不給他們得寸進尺的機會。

  女性在職場很容易受到歧視,所以在職場上的穿著要偏職業化,不要給他們張嘴向你言語騷擾的機會。

  還是在《今生是第一次》中,女主和劇組的導演曖昧了很久,但是發現他和女演員在交往,就斷了曖昧。

  但是女主在和編劇吵架的當晚,喝醉的導演沖進她的房間,對她動手動腳 ,被她一腳踹倒在地,然后跑出了房間。

  但是編劇和另一位導演卻要求女主接受導演的道歉,然而當這件事沒發生過。

  女主當然不肯,在編劇和導演的威脅下,她決定不再寫電視劇了。

  女主的做法是很對的,在遇到職場性騷擾時,能夠拒絕示好和威脅,就算是被辭退了,或者是自己離職,也只是失去了一份工作。

  工作可以再找,但是絕對不能讓自己在職場上受到傷害。

  最過分的性騷擾就是強行發生性關系了,這種情況不在少數,但是有很多女性在經歷過這種事情之后,都不敢說出來。

  有的領導會利用職權之便,來要求和女性發生性關系,比如升職、加薪之類的。或者是以職位的威脅,來強迫女性。

  還有的領導會要求女性一同出差,然后以各種理由和女性同處一室,最后再強制性的發生性關系。

  如果遇到這種事情,女性千萬不能忍氣吞聲,一定要選擇報警,留下證據,不論是錄音、錄像,還是文字信息、照片等等,都可以作為證據。

  和異性聊天、交過男朋友、參加聚會吃飯喝點酒、衣著不端莊、甚至沒有“有力拒絕”都是女性活該遭受性騷擾、性侵犯的理由,潛臺詞是都是女人的錯。

  很想認真問一句,我們是生活在古代嗎?

  難道像古代貞潔烈女那樣被男人摸了手就砍掉手、摸了腿就投井才叫認真拒絕?

  性侵發生前,錯的是受害者;性侵發生后,錯的還是受害者。

  可怕的是這樣的論調發出后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:

  無腦跟風的網友們大罵受害者“垃圾”、“賤”,認為她們一定是為了撈什么好處,而今撕破臉是因為好處沒有撈到。

  在一部港劇《法網狙擊》中,一位叫kiki的見習律政司,在去一個party上接鄰居妹妹的時候,被人迷奸了。

  她在清醒之后,逃離了房間,直接跑到警察局告訴警察自己被人強奸了,然后要求盡快提取體內的精液,拍下身上的傷痕,留作證據。

  她在上訴期間,非常積極的找能將強奸者抓起來的方法,身體和心理留下的傷害,也讓她更正面的去解決。

  雖然kiki最后還是敗訴了,但是她的做法是很值得學習的。

  當然這個事件不是職場性騷擾,不過不論是遇到哪種性騷擾的女生,一定不要覺得丟臉,要及時留下證據,才能更快的將這種人抓起來。

  在現代社會中,不論是職場性騷擾,還是生活中的騷擾,對于女性來說,都是有很大的傷害的。但是某些人總是以“穿得這么少,活該被摸”、“一個女生這么晚回家,活該被騷擾”、“不是你勾引,領導怎么可能會碰你”等等這一類的話,來抹黑女性,歧視女性。

  說這些話的人,基本上都是男性。

  對于他們來說,女性就應該約束自己,穿短褲、短裙,就是勾引男性犯罪。難道還要像古代那樣,悶在家里不出門?

  就應該裹得像個木乃伊才對唄?

  女性晚回家,在路上被變態跟蹤、強奸,就怪女性晚回家。

  在這個平等和諧的法治社會,憑什么男性可以嗨到大晚上回家,女性就不可以?

  女性在被領導強迫的參加了應酬,各種陪酒,結果被領導肢體上的騷擾,甚至是帶到酒店開房,在女性昏迷的時候發生性關系。

  這時候就有人說了,誰讓你出現在這么多男人的酒桌上,誰讓你喝這么多酒?

  遇到這種男人,真的是讓人惡心。

  女性在職場上遇到性騷擾一定要拒絕,如果被迫發生了關系,就要及時留下證據,以合法的途徑來維權。

  為什么在面對性騷擾的時候,受害者會選擇服從和隱忍?

  答案遠比預想的要慘烈和悲傷。

  不敢說——“與其在遭受性騷擾后維權,更擔心被指責為一個賣騷的蕩婦。”

  正如一位受害者說的那樣,這是很多女性所抱有的心態。

  盡管她們知道這種認知是幾千年男權制社會的毒瘤,但沒有人敢拿自己一生的名譽來冒險。

  所以,為什么說做女人不容易:既要追求社會期待的性感和美麗形象,又要遵守公共場所中的潛在規則和通行“常識”。

  時時審查、處處忍耐,不斷拿捏“迷人”和“放蕩”的界限。

  若是一不小心“越了界”“發了騷”,那么遭受性騷擾也就成了咎由自取。

  不管對方談沒談戀愛,結沒結婚,都不是你動手動腳的理由!

  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,一個老奸巨猾、道行頗深的老江湖,實力完全不對等

  性侵事件常常發生,被爆出來的只是個別案例,也許在很多不知名的領域,還有許多很普通人,在艱難地維權。

  事實真相,只希望最后的結果“邪不壓正”。

  沉默可以是一種善意的謊言,也可以是一種犯罪共謀。

  若遇到“性騷擾”,可通過錄音錄像、保留微信、短信記錄等方式,對“性騷擾”者的言行進行取證;

  或在事發時及時反抗、向公安部門報警或身邊人求助,并及時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。

  若是不能理智的對待,采取過激和不離職的手段來維權,而沒有采取合適的手段留存證據,則不僅不能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,還很可能會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向對方道歉、賠償精神損失的法律責任。


  文章原創來自: 小賢心理

免責申明: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或網友自主投稿編輯整理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其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本平臺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您(單位或個人)認為本平臺某部分內容有侵權嫌疑,敬請立即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予以更改或刪除。
四川时时彩走势图